琴✡旋

【点之前想清楚 很多x】

「零无论乘上几都是零啊。」

主混V+/凹凸/全职

说是混V+ 其实非常喜欢所有的虚拟歌姬啦(。ò ∀ ó。)

三个坑全是全员厨|・ω・`)

有CP洁癖。 不吃BGヽ(  ̄д ̄;)ノ

【V+】鱼葱/茄冰/眼癌/花萝/橘芭/柠蕉/aria/MM/光暗/彩虹/南北/言战/龙柯/刀砂/鸟杏/甜品/鳗我x/...

【凹凸】瑞金/雷安/凯柠/卡埃/佩帕/银幻/德嘉

【全职】翔周翔

想写文结果写不好 想画画更不会画的辣鸡ヽ(・_・;)ノ

经常挖坑不填 懒癌发作( ノД`)

游戏玩得挺杂 而且都玩得很烂x(´△`)

最近沉迷于扑家各种游戏 还有姬魔恋战纪什么的x(*'▽'*)♪

张飞是我的 不接受任何辩驳<(`^´)>

什么?你说我是喜欢双马尾萝莉的变态Σ(゚д゚;) 怎么可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(`Δ´)!

谎言游戏和恶狼游戏真的超棒!顺便安利一下 林于/伦雪/司侑/千律 4对cp~( ̄▽ ̄~)~

扩列→QQ1016278123(。・ω・。)ノ♡

_(:з」∠)_

昨天军训回来
今天过生日
祝自己生日快乐
也祝维德小天使生快
贺图都在我QQ空间x
太丑了不发在这丢人_(:з」∠)_

【瑞金】Love Letter·下

·是瑞金群里的活动  活动tag「瑞金值得
·前文在 @挂科不如吸金 那里
·瑞金以外的人物都是友情向
·学pa沙雕剧情
·文笔烂慎点

出场人物设定:大家都是好朋友
格瑞  金的发小,品学兼优闷骚高岭之花。暗恋金却被朋友卡无数次造成暗伤暴击。
  格瑞的发小,一腔热血,成绩在不断提高。对所有人抱有善意,认为格瑞是自己最好的朋友
凯莉  宣传委员,格瑞的同桌,资深腐女,搞事大佬,可模仿各种字迹。对于金和格瑞每天撒狗粮却毫无自觉的做法感到无语,于是开始了助攻。
丹尼尔  班主任,很会洗脑。
  金的姐姐,语文老师,同时也教隔壁班
紫堂幻  格瑞和金的同学,金的同桌,日常被无辜波及吃狗粮。无意中被卷入本次事件。
雷狮  体育委员,性格奔放。被本次事件牵连。
安迷修  班长,性格温柔。也被本次事件牵连。

“安迷修,你好好解释一下。”丹尼尔拿着情书严肃地发问了。
“啊,这个……”安迷修当然知道学校不让早恋,但是他也不知道这情书是谁恶作剧递来的。
“怎么了?”
丹尼尔隔壁的秋看了过来,在看到粉色信纸上的字时明显地愣了一秒。
“班上有人早恋。”丹尼尔以为秋愣住是因为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件事,所以他没有在意,而又接着询问安迷修,“你告诉我是谁写的情书,说出来就不会受罚,否则查出来后两个人一起受罚。”
“这个在下真的不知道。紫堂幻同学在体育课之后回到教室,在自己桌上发现了这封情书,他很慌乱,所以就向我求助,但是这封情书没有署名,所以我们也觉得奇怪,估计是别人的恶作剧。”安迷修说出了自己知道的大部分事实,隐去了字迹与金的相似这一点。
“行吧。”丹尼尔看着安迷修的样子不像是撒谎,只好放安迷修回去,“你先回去,这封情书先放我这。”
“好的。”
在安迷修离开后,秋又看了过来:“诶,这情书给我看看呗,我是语文老师,说不定就认出来字迹了呢。”
“有道理。”丹尼尔递过了情书。
秋在假装浏览了一遍后,说:“我大概认出来了。事情也没闹大,估计别人也不知道有这回事,如果点名批评岂不是让那个学生丢了面子,多不好。不如让我把情书还给那个学生。”
不愧是语文老师,处理事情非常理智,而且这种事情就是要交给女老师才能得体地解决啊。
丹尼尔这么想着就答应了。

“金,出来一下。”秋进入教室叫出了金。
“姐姐,有什么事吗?”突然被叫出去,金有点疑惑。
“这个给你。”秋悄悄地把情书塞给了金,“不要再随便给别人了。”
“再?”金摸了摸秋放入自己口袋里的东西,一脸懵逼。
“那我先回办公室了,放学回家后我们再谈谈。”
“姐姐再见!”

姐姐和她学生的关系真好啊,都可以帮忙递情书了,估计又是隔壁哪个女同学递给格瑞的吧。
这是金在拿出口袋里的情书时带有迷之自信的判断,当然他没仔细看上面的字迹,他只注意到了“交往”二字。
然后他把情书放到了抽屉里。
格瑞马上就回来了,到时候就把情书交给他吧,马上就要上课了,现在出教室也不太好。

格瑞带着自己和金的水瓶从茶水间回来了,熟练地伴随着一声“笨蛋”把水瓶还给金。
“嘿嘿,格瑞你最好了!”
凯莉默默地戴上墨镜,紫堂幻觉得自己的眼镜又碎了。

格瑞就坐在金的身后,所以他向前瞟了一眼就发现了那张粉色的纸。
肯定不是金的东西。
应该是情书吧。
是别人给金的?不,不太可能,金收到的情书已经全部被自己拦截了,虽然基本上都是那个红色问号学妹。
那是别人拜托金转交的?也不太可能,金一般在收到需要转交的情书后就会立刻去找人,但这情书被他放在抽屉里了。
总不可能是金写给别人的吧……有可能。
格瑞的一瞥里,包含了万千思绪,但是他是个酷哥,是高岭之花,人设不能崩,于是他装作什么也没看见。

“噢!对了,格瑞!”金突然想起了什么,“这个给你!”
“……”
格瑞面无表情地接过了金递来的粉色信纸。
大致看了一下,是金的字迹,虽然有几处字有点发抖,但这一定是金写的时候太紧张了吧。
格瑞也作出了带有迷之自信的判断。
然后他注意到了三句话。
「很久之前我就喜欢你了。」
「我觉得你也是喜欢我的。」
「可以和我交往吗?」
啊,金终于开窍了啊,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,但是……
“我答应你,我们交往吧。”

金没有反应过来,迅速抢走了情书,这分明就是自己的字迹!这究竟……但是格瑞现在一脸认真,他肯定是真的喜欢自己很久了。
此时金终于在反思自己的万吨朋友卡给格瑞带来的暴击伤害了。
“嗯。”
能怎么补偿,只有答应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凯莉:计划通
雷狮:安迷修,这就是你说的直男
安迷修:这一个课间发生了太多事,我有点承受不了。
紫堂幻:我现在需要配一副带度数的墨镜

【灵魂互换】Day.1-2

·剧情超级水  无脑剧情
·1-1
·CP为瑞金/雷安
·写得挺烂的就不打太多tag了_(:з」∠)_

凯莉看着前面上课回答不了问题还打瞌睡的格瑞、把腿翘在桌上宛若大爷的,表情逐渐不冷静,然后她拍了拍同桌紫堂幻:“他们今天怎么了?”
“不知道,跟变了个人似的。”紫堂幻也觉得很莫名其妙。
“基佬新情趣?我落伍了?”
“啊?”紫堂幻一脸懵。
“凯莉、紫堂幻,上课讲什么话!站到教室后面去。”丹尼尔发现了台下的躁动,点名批评,“格瑞,别打瞌睡。,脚放下去。”
格瑞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切”了一声极其不情愿地放下了脚。
罚站的凯莉和紫堂幻面面相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肯定有问题!”下课后凯莉拉着紫堂幻悄声说道,“走,去一趟隔壁班。”
“这有什么关系吗?”虽然不明白要干什么,紫堂幻还是跟着去了。
“果然。”凯莉现在确定了。
“怎么了?”紫堂幻依旧不明所以,“啊。”
“看到了吧。”
教室里俨然是雷狮面无表情地整理着上节课的笔记的场景。
“所以说是……”紫堂幻虽然看见了,但是还是不敢说出那么不科学的答案。
“灵魂互换。很明显金变成了格瑞,雷狮变成了金,格瑞变成了雷狮。”凯莉想着三人异常的行为举止,推断出了结果。
“太假了吧。”紫堂幻还是不敢相信。
“但事实就是这样。”凯莉想了想,拿出了手机,点开和雷狮的聊天界面,“让我们证明一下。”
「凯莉:格瑞。」
雷狮:。」
「凯莉:果然是你。」
雷狮:他们俩干了什么。」
「凯莉:上课答不出问题还睡觉,把脚翘桌上。」
雷狮:……」
「凯莉:那就不打扰高岭之花了。」
紫堂幻看着凯莉发出最后一句话,哑口无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知道真相后,凯莉看着三人的眼神都多了一丝玩味,紫堂幻也为三人担忧。
三个人似乎下午都进入了角色,比如格瑞下午翘课带着雷狮海盗团的人出去撸串,虽然身边飘着小星星;金在上午睡足后下午认真听讲,甚至回答了几个他以前不会的问题,虽然是因为雷狮在格瑞的威胁下帮助了他;雷狮笑着对金说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”,虽然这笑容似乎多了一丝嘲讽。
凯莉默默地录下了一切,并且串通隔壁的安莉洁,让她拍雷狮
安莉洁占卜出了真相,还得到了一些新信息,于是对安迷修说:“明天不要惊讶。”
而安迷修只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好奇怪,毕竟恶党居然消停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下午倒数第二节两个班都是体育课。
三个人在最后的自由活动时间悄悄地凑到了一起。
“我还是有个问题。”雷狮先发话了,“为什么你们俩睡一张床。”
“格瑞说要节约,现在冬天多花钱买被子也不好,开暖气也花钱,不如睡一起暖和一些。果然还是格瑞更节约嘛,如果是我肯定早就把钱花光了哈哈哈。”金挠了挠头。
“嗯。”
雷狮给格瑞传递了一个质疑的眼神,格瑞转头回避了。
“待会儿最后一节课后就结束了。”格瑞开始转移话题。
“嗯,希望明天可以换回来吧,听讲好累哦。”金撅起了嘴巴,用格瑞的脸。
雷狮在憋笑,格瑞现在非常尴尬。
“但是这个互换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呢?”金很疑惑。
“你们最近有接触什么吗?”凯莉强行加入,身后还跟着安莉洁和紫堂幻。
“这个……太多了吧。”金没有头绪。
“你们这么多人在干什么呢?”安迷修走了过来。
“真心话大冒险玩不玩?”凯莉隐瞒了刚刚的话题。
“玩。”

【灵魂互换】Day.1-1

·灵bei魂xie互lan换de梗  凹凸全员高中设定
·cp为瑞金/雷安  可能会有少量凯柠之类
·1-2
·文笔很烂慎点
·说不定逻辑很混乱x

“???”雷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格瑞身边。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雷狮非常惊恐,开始疯狂摇格瑞,“格瑞!醒醒,格瑞!”
“啊……格瑞我就睡五分钟……”格瑞揉着眼睛说道,然后又倒了下去。
“格瑞?你怕不是睡傻了!”雷狮一脚踹了下去。
“唔,好痛啊格瑞。我起来不就行了。”格瑞说着挣扎着坐了起来,过了几秒钟终于清醒了一点。
“诶,我在我面前?刚刚好像还踹我了!肯定是在做梦,我再睡会儿。”然后格瑞又躺下了。
“???…………!!!”雷狮再次受到惊吓,飞快抓起了身边的手机。
手机照出的是金。
“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。”雷狮拉起格瑞递过了手机。
“啊!”格瑞看了手机后完全清醒了,睡意全无甚至跳了起来,“我变成格瑞了!那你……”
“我雷狮。”雷狮回答道。
“!!!”金也开始惊恐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格瑞今天一觉醒来就被瓶中船啊,海盗船模型什么的淹没了。
虽然听起来挺玄幻的,但是现在明摆着就是灵魂互换吧。
“那么雷狮现在变成我了?”格瑞拿着雷狮的手机,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进行确认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雷狮,你自己的身体打来电话了。”金拿起了格瑞的手机。
“接,快接,我要看看哪个傻逼现在占着老子的身体!”
金按下了接听键:“喂,你是?”
格瑞听到自己的声音问自己是谁后有一种违和感,但是很快反应过来这个语气肯定不是雷狮:“金?”
“哇,是格瑞吧!我今天一觉醒来吓死了!我被自己踹了一脚,呜呜呜……”金开始诉苦了,格瑞就听着自己嚎啕大哭的声音。
“雷狮在你旁边吗?”格瑞问道。如果雷狮没有变成金的话,就肯定还有别的牵连者了。
“在啊!他变成我了!”
雷狮见状抢过手机:“你今天别用老子的身体做蠢事!”
“我觉得最需要担心的是我。”格瑞这句话让雷狮沉默了。
“有道理。”
“格瑞格瑞!我刚刚建了个讨论组,咱们有情况可以直接说嘛!”金此时拿着自己的手机。
“好,先挂了。” 
“格瑞再见!” 
很快,讨论组里出现了第一条消息。 
「格瑞:大家改下备注,以免不必要的误会。以下是目前已知的情况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金→格瑞  格瑞→雷狮  雷狮→金」 
「金:格瑞!你这个发带怎么戴啊?」 
「格瑞:你让雷狮帮你弄下,反正他带头巾。」 
「雷狮:老子不是保姆!」 
「格瑞:我可以让你一辈子不能晏。」 
「雷狮:艹!」 
「金:晏?」 
「格瑞:这个你不用知道。」 
「格瑞:大家今天都少点话。」 
「金:好的!」 
「雷狮:知道了。」 

【雷安】旧物[雷狮视角]

·说好的雷狮视角
·还是「雷死了」×2
·卡米尔和帕洛斯友情出镜x
·文笔超烂
·安迷修视角

——“我相信你的爱。”让这句话作为我最后的话。

1.雷狮最近总想起那个人。
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。

2.在雷狮的印象里,他似乎从小就和安迷修熟识了。
“哇!你居然还没有「莉●·艾」!”
“在下总有一天会集到的,不需要你这个恶党来嘲讽。”
“你莉●丝还挺多的嘛,跟我换一张!”
“喂,你!”
小学时班上流行集卡,安迷修也加入了这个热潮,于是雷狮也开始集卡了,但是最后没能集齐,因为他最开始就没想过集齐,他只是为了安迷修。
现在这副残缺的卡牌还放在窗台。
雷狮感觉到自己和安迷修之间的关联实在是太少。
少到除了卡牌之外就只有一张照片。

3.初中时雷狮经常惹安迷修,高中时也如此,可后来雷狮因为家庭原因转学了、搬家了,于是雷狮好久没见到安迷修。
再次见面就过了很久。
两人都作为自家公司的新人代表出席一场交流会,然后很巧地在大厅遇见了。
“好久不见。”
礼节性地握了握手,这一幕被现场的一位记者定格了。
雷狮在后来找准时机拦住了那位记者,带着和善的微笑请对方交出彩照,对方不知道为什么用颤抖的双手递上了照片。
雷狮后来把照片装进了相框,放在窗台上的卡牌旁。
“我雷狮就是这么牛逼。”

4.雷狮的眼中大概只有三类人:可以欺负的弱鸡、自以为是的傻叉,以及……
傻子安迷修。
虽说安迷修也应属于第二类,但雷狮总觉得安迷修跟他们傻得不一样。
雷狮有时也会感到疑惑,「自己怎么会喜欢一个傻子呢」?有时甚至产生了「我该不会也傻了吧」的想法,但最终还是没有结论。
大概心动本身就是莫名其妙的。

5.当然,以上都是雷狮之前的想法了。
雷狮家中目前只有卡米尔,他正在帮雷狮打扫房间,然后呢喃了些什么,窗户没关紧就匆匆出了门。
今天对雷狮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
6.今天是雷狮的葬礼。
雷狮面无表情地躺着,宛若昏迷,好像随时就能睁开眼睛。
几个月前安迷修不知从哪里听说了雷狮患了重病后,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雷狮所在的医院以及病房,但每次去时雷狮从未睁眼,这其实是雷狮故意的。
就算是安迷修很不坦率地说出了「我喜欢你」这四个字,乃至后来的「我爱你」这三个字,雷狮也还是躺在病床上无动于衷,给安迷修一种「这恶党是不是早就死了」的错觉,因为雷狮不敢睁眼,他怕自己睁了眼,就不愿闭眼。
至少现在他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 

7.马上就要进行火化了。
来送行的好友们都流露出悲伤的神情,就算是帕洛斯也很别扭地转过身去,毕竟雷狮生前可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8.未关紧的窗户被大风吹开,带起了本就少的卡牌,掀倒了相框。
















【假的】9.雷狮渐渐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,随后恢复了意识,在感受到身旁炙热的温度后,突然意识到不妙,于是跳起来大喊:“别烧!我还没死!”
【皮完就跑,真tm刺激x】

【雷安】旧物[安迷修视角]

·上语文课时产生的奇怪脑洞
·偶尔也想写些少女一点的东西  比如怀念学生时代的暗恋什么的x
·雷死了
·雷死了
·以上两条的含义不同
·大概算个刀???
·雷狮视角


——使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

1.安迷修最近总想起那个人。
那个他特别在意的人。

2.在安迷修的印象里,他似乎从小就和雷狮熟识了。
“哇!你居然还没有「莉●·艾」!”
“在下总有一天会集到的,不需要你这个恶党来嘲讽。”
“你莉●丝还挺多的嘛,跟我换一张!”
“喂,你!”
安迷修的第一张限定卡就是这么来的。
小学时班上流行集卡,安迷修也加入了这个热潮,成功地集齐了一套卡牌,虽然大部分限定卡是雷狮弄来的。
现在这套卡牌还放在书桌上。
安迷修实在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是和雷狮有关联的。
似乎还有一张照片。

3.初中时安迷修和雷狮经常打架,高中时也没变,但后来雷狮似乎因为家庭原因转学了、搬家了,于是安迷修好几年没见到雷狮。
再次见面就过了很久。
两人都作为自家公司的新人代表出席一场交流会,然后很巧地在大厅遇见了。
“好久不见。”
礼节性地握了握手,这一幕被现场的一位记者定格了,随后成功地刊登在了次日的报纸上。
安迷修当时鬼使神差地买了几份,小心翼翼地剪下了照片,装进了相框。
“可惜是黑白的。”

4.安迷修的眼中大概只有三类人:美丽动人聪明温柔善良可爱的小姐、和他自己一样的男性,以及……
恶党雷狮。
虽说雷狮也应属于第二类,但安迷修总是情不自禁地把雷狮单独分类,就好像他是特别的。
安迷修有时也会感到疑惑,「自己怎么会喜欢恶党呢」?有时甚至产生了「我该不会是个受虐狂吧」的想法,但最终还是没有结论。
大概爱情本身就是矛盾重重的。

5.“该出发了。”
安迷修看了看手表,放下相框,自言自语地从书桌前起身走出房门,带起一阵风,吹起了几张相框旁的卡牌。
今天他要去见雷狮。

6.今天是雷狮的葬礼。
安迷修看见雷狮面无表情地躺着,宛若昏迷,和自己之前在医院看到的简直一样。
安迷修在几个月前听说雷狮患了重病后,打听到了雷狮所在的医院以及病房,但每次去时雷狮从未睁眼,也不知是不是巧合。
就算是安迷修磕磕巴巴地挤出了「我喜欢你」这四个字,乃至后来的「我爱你」这三个字,雷狮也还是躺在病床上无动于衷,给安迷修一种「这恶党是不是早就死了」的错觉。
至少现在是真的死了。

7.现在就要进行火化了。
安迷修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无比平静,毕竟他和雷狮之间从未有过开始,更别提什
么结束。大概在葬礼之后,他又会回归属于自己的普通生活吧。

8.地板上还有几张散落的卡牌。

















【假的】9.火化时,安迷修看见雷狮突然跳起来,大喊:“别烧!我还没死!
【皮这一下很开心,我就是这么沙雕x】

【凹凸高校01】金关于开学的那几天

·CP有瑞金/雷安/凯柠/卡埃/银幻/佩帕  本篇只有格瑞和金出场

·沙雕剧情注意!!!

·小学生文笔_(:з」∠)_
·我以为你知道我说了什么,你也以为你知道我说了什么系列x
·全员高中设定
· @只会傻笑的海鱼 我真的发出来了|・ω・`)

08月30日。
某些丧心病狂的学校会在这个时候报道,然后举行一次分班考试,凹凸高校就是如此。
格瑞起了个大早,吃过早餐便出门去学校,走时还不忘看了一眼隔壁的大门,「让他多睡一会儿吧,他应该知道今天要考试的事吧。」带着这样的想法,格瑞转身离开了。
凹凸学院今天向考生提供免费午餐,所以格瑞也没有很担心金,但是很反常的是「为什么金没来找我呢。」格瑞陷入了沉思,「难不成因为我早上没和他一起走,所以他闹别扭了?还是小学生吗。那我也暂时不找他吧。」
下午两点考完试后,格瑞在教学楼楼梯口等了一会儿,仍然没看见金。「他跑步速度快,说不定还在闹别扭,所以自己先回去了吧。」格瑞这么想着,脚步已经迈开,走向校门口。
格瑞到家后,放下书包,此时已经接近三点,格瑞拿出了之前找别人借的高中课本,开始学习。
与此同时,隔壁的金刚刚起床。
换衣服、洗漱,进行了这些基本操作后,金迷迷糊糊地往自己嘴里塞了几块面包,然后带上自家钥匙,敲响了隔壁的大门。
格瑞闻声放下书本,打开大门。
「果然,这家伙自己先回来了。」
“格瑞!一起打游戏吧!”
“……”「他不是在闹别扭吗?」
金不顾格瑞的沉默,径直走进客厅:“我昨天发现了一款超好玩的游戏,如果联机的话操作性就更强了!”
好像是看到了桌上的课本,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说道:“格瑞你在学习啊,真厉害,那我也一起吧!”
“嗯。”
后来就是格瑞在好好看书,金却睡着了,直到格瑞叫他去吃晚饭。
8月30日似乎就这么过去了。

08月31日。
凹凸高校从30日下午就开始阅卷了,31日会批阅完所有卷子。毕竟考的不是完整的卷子,所以改起来速度也很快,31日就可以贴出分班表,学生在1日就可以进入自己的班级。
今天金也是找格瑞一起玩,然后又过了一天。

09月01日。
今天格瑞依旧起得很早,依旧没有叫醒金就去了学校,然后先看了看分班表,果然是在1班,然后晨跑了几圈,就到达了自己的班级。
第一天的课程相对来说比较轻松,班主任特地给了一节课时间让大家自我介绍,之后给每人发了两套校服。然后在下午时突然来了一个跳级的小学生,于是格瑞的全校第一变成了全校第二,但是格瑞并不怎么在意。
第一天老师随便留了几个人一起做值日,格瑞就在其中。一起做值日的还有一个叫做佩利的人,力气很大,所以值日的进度也很快,但几人走时,天色还是有点晚了。
「金肯定先回去了吧。」格瑞想着,走出了校门。
等到格瑞到家时,他看见金正在敲他家门。
“格瑞你才回来啊?”
“嗯。”
“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。”
格瑞听到这话后,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,所以简单地解释了一句:“扫地。”
“哦。”虽然金嘴上这么说着,但心里却想的是,「背着包,一定是去了哪里吧。对了!格瑞肯定是去做义工了,居然没叫上我。但是格瑞你好有爱心,我也要去做义工!」
最后两人简单地说了几句之后便各自回家了。
9月1日也就这么过去了。

09月02日。
格瑞今天还是没有叫金起床。
「都已经是高中生了,自己一个人应该也没有问题吧。」
在格瑞出门不久后,金也起床了。
“今天要去做义工,可不能迟到!”
然后金来到指定地点,领取了一件小红袍,站在马路边维持交通秩序。
此时大概是学生们出门上学的时间。
“怎么这么多人穿着制服啊?有的学校现在就开学了啊?幸好我们学校还没有。”金喃喃道,然后继续自己的义工活动。
下午凹凸高校放学后,格瑞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没等到金,于是先走了。
「今天还是问问他在哪个班吧。」
格瑞回到了家放下书包,此时金带着纪念用的小红袍敲开了格瑞家门。
“格瑞格瑞,你知道我今天干了什么吗!”
“不知道。我正好想问你,你在哪个班。”
“???”金一脸懵逼。
格瑞意识到事情不妙,接着补充道:“凹凸高校。”
“啊?开学了???”

【凹凸】一家人

·真 • 一家人
·某种意义上是安哥给自己的一个极其准确的预言吧x
·鬼知道我这个脑洞是怎么来的|・ω・`)
·另外埃米其实是个明白人啊x

在安迷修疯狂追求艾比时,他曾这么对埃米说:
「相信我,在不久的将来,我们就是一家人了!」
埃米当时只是用着怪异的眼神看了安迷修一眼,然后尴尬地以「我相信你」作为回复。

后来雷狮和卡米尔选择在同一天举行婚礼。
婚礼当天,埃米对安迷修说:“你看,现在我们真的是一家人了。”
安迷修: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???

【凹凸高校00】一些奇怪的设定x

·大概就是一个学园设定吧x
·说不定我只是把设定放出来自己脑补一下然后不写呢x
·有安家兄妹设定x
·CP的话  大概有瑞金/雷安/凯柠/卡埃/银幻/佩帕
·然后设定里简述了一下众人之间的羁绊x【其实就是简单的关联】
·以上|・ω・`)

金:高一(10)班,年排599。据说本人不记得开学的时间,经发小提醒才知道,于是晚来了两天,未参加分班考试直接进入10班,于当天认识了同桌紫堂幻。没有父母,格瑞发小,秋的弟弟。

紫堂幻:高一(10)班,年排598。虽然排名很差,但本人已经非常努力了。有两个很优秀的哥哥。因自身并不优秀而未得到家族财产继承权。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好的大学,向家族证明自己。因为想要同伴而偶尔光顾宠物店。

格瑞:高一(1)班,年排2。本来应该年排1,但是突然变成2,不过本人对此似乎并不在意。高冷,但是似乎喝了酒后会性情大变,据某发小描述「在发光诶!」。没有父母,金发小。

凯莉:高一(10)班,年排300。压分大佬,不论及格线多少总是能刚好踩线。看似乖巧听话实际上是社会大姐头,时不时溜出学校,顺便把金骗出去。有「星月腐女」之称,对安莉洁占卜的高准确度很感兴趣。

安莉洁:高一(1)班,年排10。虽然是个天然呆,但成绩却意外地好。对占卜很感兴趣,总是能意外地说出真相,似乎本人对心理学也有所研究。安迷修的妹妹。

安迷修:高二(1)班,年排4。1班班长,同时也是学生会会长,对同学非常友善热心尤其是可爱的女孩子,但似乎经常被无视发卡。本人最头疼的是同班的雷狮。安莉洁的哥哥。

雷狮:高二(1)班,年排5。搞事般地组建了「雷狮海盗团雷狮gay佬团」。喜欢故意惹安迷修生气,因为本人觉得很有趣。多次违纪,屡教不改,据某学生会会长表示「我拦也拦不住」。卡米尔的表哥。

艾比:高一(9)班,年排266。听说隔壁10班有新转学生而凑热闹围观事实上是那天迟到了,于是对金一见钟情,但似乎很快就失恋了。埃米的姐姐。

埃米:高一(9)班,年排267。某日上学迟到了在校门口遇见了某在甜品店待过头而迟到的1班学霸。对自己姐姐感到无语。

卡米尔:高一(1)班,年排11。沉迷于甜品,以至于某日在甜品店忘了时间而迟到。被某长着奇怪呆毛的女孩子称作「面瘫矮子」。雷狮表弟,同为「雷狮海盗团」成员。

帕洛斯:高一(1)班,年排13。某日在被高年级学长们群殴时胡乱认了路过的雷狮为老大,虽然不知道本人的真实意愿,但确实是「雷狮海盗团」成员。喜欢捉弄佩利。

佩利:高一(1)班,年排15。热衷于打架,是「雷狮海盗团」成员,但大脑似乎缺根筋,俗称「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」,总被帕洛斯捉弄,但又不知道怎么考到了年级第15。

嘉德罗斯:高一(1)班,年排1。开学第一天跳级上来的本应该在小学教室里坐着的孩子,导致某人变成了年级第2。据说本人与格瑞同分,但自己年龄更小所以位居第1,于是想与格瑞一决高下。有两个跟班,雷德和蒙特祖玛。

雷德:高二(2)班,年排17。嘉德罗斯的跟班,喜欢祖玛,总是能看见本人在对祖玛说一些表白的话或者塞一些小礼物,但祖玛似乎并没有接受。

蒙特祖玛:高二(2)班,年排16。也走的是高冷路线诶?也本人并不想接受雷德甚至觉得对方有点智障。手机里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小黑洞:高一(10)班,年排600。留级多年,谁也不知道它到底多少岁了。神出鬼没,基本上不来上课这就是某人未考试直接排名599的原因

银爵:高二(1)班,年排3。虽然排名很高,但是存在感似乎很低,白天不怎么被人注意到夜晚更加看不见人影。看起来人高马大的,但意外地非常喜欢小动物,于是在某日兼职时遇到了一位低年级学弟。

维德:高二(2)班,年排106。看起来很正常,但是个深度宅,据说「家里堆满了美少女手办」。最开始成绩不错,但沉迷番剧日益……安特的远房亲戚。

安特:高一(2)班,年排107。也是个跳级的本应该坐在小学教室里的孩子。在维德的指引下开始步入歧途x。似乎很听维德的话。

鬼狐天冲:高二(4)班,年排66。为人狡猾,总想耍些小聪明,似乎弄了一个叫做「鬼天盟」的组织,有100多人,甚至接近200人,但具体目的不明,可能只是单纯的中二

莱娜:高二(4)班,年排67。某日遭受了校园暴力,然后被一位自称「鬼天盟」首领的家伙救了,于是加入了「鬼天盟」还领取了一个中二的面具

丹尼尔:高一(10)班班主任,同时也是教导主任,目前暂代校长一职。本人似乎在单方面地追求秋。

秋:校长。但最近主动前往山区支教,结果遇上了地震,生死不明。

七神使:分别为两个副校长,两个书记,三个年级主任。

【可能会搞一些路人吧,比如神近耀  奇形  怪状  蕾蒂  梅莉之类的x】

写给格瑞的一封信

·金非常费劲地写给格瑞的一封信x
·绝对ooc了|・ω・`)
·文中的「●」处大概是金不会写x
·有些字分开的原因大概是金写得不好x
·我是想写瑞金的  但是并没有那种感觉_(:з」∠)_
·可能这种文风比较符合我的智商。

我最最最最最好的朋友格瑞:
       收到我的来信是不是非!常!惊!讶!!!我为了写这封信努力学习了好久呢( ー̀εー́ )也许后面有很多错字。
       格瑞格瑞!你最近怎么样啦?我交到了好多朋友!可我还是很想你们,毕竟你们可是我最好的朋友!好亻象过几天就能再见到你们了,记得给我带点好吃的啊,我不挑食的✪ω✪不过这边的牛奶不怎么样,格瑞你最好不要过来。
       对了!我不久前还遇到了紫堂!就亻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,紫堂又遇到了麻烦,但是大家都是好人,紫堂的麻烦很快就被解决了!
       本来想写好多话的,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写了。记得替我向凯丽、安丽洁、艾比、土矣米、安迷●还有好多好多人问好!
       你不用回信,我觉得写起来好又隹啊,反正过几天你就能直接告诉我你想说的话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好朋友: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日4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冥界邮政】